安徽万总投资有限公司

栏目分类
工程案例
工程案例
关键技术
你的位置:安徽万总投资有限公司 > 工程案例 > 北京硫酸案:六岁儿子被害,凶手拒绝赔偿,母亲把硫酸泼向仇家女
北京硫酸案:六岁儿子被害,凶手拒绝赔偿,母亲把硫酸泼向仇家女
发布日期:2022-08-23 13:11    点击次数:120

她是个命苦的女人,22岁嫁给比自己大十五岁的丈夫,后生下儿子成成。无奈两人完全是为了结婚而结婚,并没有感情基础,为了避开丈夫。也是给儿子一个好的生活,2001年她带着孩子前往北京房山区韩河村镇某村庄定居,独自带着孩子的她在儿子身上倾注了满腔的心血。好在成成争气,从小就乖巧懂事,小小年纪就知道帮妈妈干家务活。

在学习上也十分努力,得过老师多次夸奖,这让背井离乡的韩浪感到一丝安慰。也将儿子视为一辈子最大的希望,然而没想到的是,这盏希望之灯忽然有一天灭了。2005年4月24日,韩浪发现儿子外出玩耍后迟迟未归,心急如焚的从村里一直找到山上。可无论她如何呼喊儿子的名字,始终没有人应,这天晚上孩子没有回来。

第二天,韩浪起了个大早出去找孩子,中午忽然听见消息说:村西头的井里死了个小孩。她一听这话,心不由咯噔一声,一看竟真的是成成。六岁的小孩死在一口没有水的井里,脖子上还有勒痕,显然是他杀,但谁会对如此小的孩子下手?案件进展得很顺利,警方当天便侦破此案,凶手是同村张某群家的小儿子炎炎。

前天中午,炎炎与成成一同玩耍,调皮捣蛋的他仗着年龄身高优势欺负成成。或许是急着回家,成成抬手反抗了一下,这让炎炎更是不满。两人发生争斗,过程中,炎炎失手将成成掐死。害怕这件事被人发现,才将成成丢进井里,他以为这样就没人发现了。炎炎在主观上并无故意杀人意图,而是打架时没控制好力度, 欲女桃花属于过失致人死亡。

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三条规定:过失致人死亡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。由于案发时,炎炎只有十三岁,属于未成年人犯罪。第17条有规定:已满16周岁的人犯罪,应当负刑事责任。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只对八种较为严重的犯罪承担刑事责任。

过失致人死亡并不在这八种较为严重的犯罪之列,故不用负刑事责任,最终他只被判公安机关收容教养三年。另张某群与李某娟作为炎炎的监护人,没有起到足够的监护教育责任,需赔偿韩浪各项费用十五万元。自从儿子身亡后,韩浪悲痛不已,可她当时也没想如何。只希望张家尽快给出赔偿,好给成成办个体面的葬礼,谁知张某群夫妇一直没有执行。

韩浪知道一次性拿出十五万元有些困难,提出先拿出一万作为丧葬费,但张某群连这一万都不愿意。他不是没有钱给,而是不愿意给,张家有两台汽车。随便卖一台就能给了,后来为给女儿治病,更是一次性拿出六七万元。足见张家并不缺这一万元,甚至十五万元,更让韩浪生气的是他们的态度。

成成被杀后,张家没有一次替儿子上门道过歉,反在判决书下达后四处宣扬:我儿子三年后就能出来了。望着家里空荡荡的房子,成成的衣服、书包、遗照,再想到张家的态度。韩浪心中的悲痛逐渐转化为气愤,凭什么自己儿子惨死,凶手却还安然无恙?法院调解失败后,心生怨恨的韩浪买来五斤浓硫酸,当时她还想给张家一个机会。

再次登门希望张家给点丧葬费让她将停尸七个月的儿子埋了,给她道个歉,张某群夫妇依然没反应。绝望之下,她决定报复,这也让她彻底滑向犯罪的深渊。张家一共有三个孩子,最小的儿子被公安机关收容教养,二女儿从小落下残疾,唯有大女儿小晴是张家夫妇的安慰。她聪明能干,在家抢着干活,在外赚钱分些重担。

思来想去,韩浪将报复对象定为小晴,这样能让张某群心疼。2005年11月25日,韩浪带着一杯硫酸跟小晴上了同一辆车,趁着人来人往之际将硫酸尽数泼向她。经鉴定,小晴全身烧伤面积达15%,另有三名乘客受其牵连灼伤。虽然韩浪的目标只是小晴,但也导致了不相关人员的受伤,她被公安机关以危害公共安全罪起诉。

根据第一百一十四条规定: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致人重伤、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,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者死刑。综合这件事的起因以及韩浪具有自首情节,最终她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,附带民事赔偿各项共计36万元。

两起惨案毁了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,韩浪先是承受丧子之痛,接着又添牢狱之灾。张家儿子成了杀人犯,承担巨额赔偿金,接着女儿被泼硫酸毁了一辈子。这两个不幸的家庭最终都遍体鳞伤,如果当初张家有所悔悟,为儿子犯下的罪行赎罪。哪怕能拿出的钱不是很多,可只要他们带着足够的诚意道歉,韩浪也不会走到泼硫酸报复这个地步。

诚然,对于矛盾的不断激化,张家负有一定的责任。可无论如何,韩浪也不应该朝无辜的张家女儿下手,一念之差毁了这个年轻女孩的一辈子。也让她从受法律保护到受法律惩处,害人又害己,到最后都没落下一个好。只可怜无辜的小晴为弟弟的失手杀人,为父母的蛮不讲理,为韩浪的悲愤买单。